Latest Entries

接近隱晦的美感。

無標題

曾聽人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把從前拍過、喜歡的照片洗出來,再按照時間的順序排列好,然後一張一張地像拉起時間的繩索般,慢慢地細讀其中帶來的信息。這樣一來,讀著讀著,那些平時不輕易顯露、只有在特殊的角度之下才看得見的微光,竟然會不經意地迸發出某種令人驚喜的愉悅火花,而不知不覺地心情就開始有所轉變了。

這張照片帶給我的正是這樣的感受。也許是很主觀的感受,但相信所有人都曾經擁有過這種「啊,其實這張相片很美呀,怎麼之前沒發現。」的感歎。不過,那帶來的驚喜感,相信更不同於第一眼就認為是傑出照片的感受吧。

Lost Things

Lost things

還記得嗎?就像是失手從窗台墬落的心愛玩具,永遠地丟失了。那滑過手中觸感,還像是不甘心的搔癢,在皮膚激起顫抖的漣漪,每每想起仍然能清晰地感覺到那種麻痺的痛與不安。

從前的那個軟弱的我,依賴的我,容易放棄目標或人際關係的我,那個自以為飽滿著青春的哀愁的我,突然像是滿載的失速電梯,一股腦地掉落到我心中邊緣的兔穴,沉重地死在那裡。成為一個不斷發出疼痛喊叫的墓穴。

已經是這種不上不下的年紀了。已經到了做什麼事都會畏縮不前、猶豫再三的半老態了嗎?甚至已經到了自我批鬥從前的容易放棄與失敗的反覆撞牆中了嗎?我這麼質問自己。我還能為自己奮鬥什麼嗎?

平靜卻狂暴的下午。

Untitled

一次放了五天假。好久沒有這種完全解體的糜爛感覺了。那幾乎是將近一年前的事了,可是那解體的感覺依然存留在體內,黏稠稠的像剛形成的生乳乳酪似的東西。

這兩天去了熟悉的幾個地方漫無目的地走著,腦袋裡雜亂的思考仍然像是輪船的司爐般不斷地把各式各樣的燃料一鏟一鏟地倒進爐子裡燃燒,只有這樣輪船才能不斷地向前進似地運作著。沒有聽音樂,用Cannon QL17 隨手拍了幾張照片,帶著這樣的思考走過馬路,再走過馬路,然後突然下起傾盆大雨。

跑到舊書店躲雨,躲不久,又到了星巴克點了一杯那堤加上起司牛肉可頌,翻開讀從舊書店買的《我曾伺候過英國國王》,等到雨停,又帶著火爐坐公車回家。一個下午就這樣平靜卻狂暴地結束了。

No need to be alone

Untitled

我們是為了那些自己曾經深深愛過的那些事而努力活下來的。

人生最經常陷入悔恨與痛苦的事情莫過於與所愛的生離死別吧。那確實經常發生,不斷地在上演。當發生時只能努力忍耐,只是因著那形體模糊且曖昧不清的盼望,像一碗雜燴粥,不明所以但總有喝完的一天。捏著鼻子忍耐久了,可能連自己都以為,自己就是這樣的人了吧。擅於忍耐,能享受孤獨的人。

總是害怕渴求更多,但不得不。正因為別讓自己以為忍耐是一時的,那就像山峰之間巧妙隱藏的山谷斷崖,你永遠不知道何時會墬落谷底。然而它終究會再救你一命的,只要好好忍耐,即使每一次都削弱一點自己的堅強。

啤酒、茶泡飯、Placebo,一個愉快的夜晚。

回台北的密集行程中,擁擠的ZABU星期天晚上有稍微能夠蜷縮的場所。在狹小的空間裡聽著喇吧以稍大的音量播放Placebo(百憂解),耳邊人聲雜沓,用酒瓶倒開水,貓咪從腳邊走過,大鬍子的老闆穿梭其中。點了一碗茶泡飯和沖繩生啤酒,不管怎麼樣都很適合夜晚突如其來的情緒,爽口而恬淡,然後聊著無關緊要的話題,有種魚回到水中、適得其所的輕盈感。就以這樣的姿態,度過一個非常非常愉快的夜晚。

Untitled